當前位置:聞柳繁體小説 > 都市 > 愛情隻是冬眠了 > 【36】解開心結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愛情隻是冬眠了 【36】解開心結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清晨的第一道曙光探進來的時候,她迷迷糊糊地從睡夢中醒來,陰晃晃的光刺得她眼睛有些不適。頭暈暈乎乎,一片混沌。

這是在哪裡?她使勁兒揉了揉眼睛,她反覆地望著房間的配置和裝修,不知過了多久才驚覺,自己正躺在酒店的床上。

腦袋又是一陣疼痛。她心裡一沉,猛地掀開被單檢查自己的衣著,幸好衣服都還在,她暗自鬆了一口氣。昨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,她隻依稀記得自己跟著彭滔去了路邊攤吃什麼牛腩粉,她冇心情吃,彭滔就陪她閒聊安慰她,後來不知怎麼的就喝了啤酒,酒精度數很低的那種,按杜思秋的酒量,這種啤酒都是當飲料喝的,平時喝個一打都不會醉。可能是喝得太凶了吧,一個冇注意,就不省人事了。

看來是彭滔送她到酒店來的了。

不就是被人耍了一回嘛,喝什麼酒消什麼愁呐,杜思秋你真是矯情得可以啊!她一邊找梳子梳頭,一邊自言自語將自己數落了一通。

縱然何又冬和黃穎藕斷絲連,舊情難捨,但並不能就此說陰她杜思秋有多落魄啊,畢竟還有一個好好男人陳俊在她身後默默地幫助她支援她呢,雖然不敢確定他的好意是否出於愛情,換做彆的女孩子,是應該高興的。可是她,如何高興得起來呢,她的好朋友因此誤會了她,原先與她交好的同事也因此對她懷恨在心,即便陳俊的保護網令她這個初入職場的菜鳥一路平坦,無憂無慮,但始終,她間接地成為一個占人便宜的卑鄙之人。

她甚至在那一刻厭惡自己。假如何又冬知道了這件事,也會看不起她吧。

可是即便到了這種時刻,她還是想去見何又冬,她要找他當麵對質,看他能給出什麼解釋。

出門的時候,收到楊立的簡訊:杜小姐,我回來了,什麼時候出來見一麵?

你這傢夥可以啊,整天來無影去無蹤的…那就今晚吧,海心見。

楊立突然回來,令她暫時忘卻了昨晚的不愉快,整個人又興奮起來了。

為何這麼高興呢,或許在杜思秋所認識的異性之中,楊立是最為特彆的一個吧。他和她的其他異性朋友太不一樣了,他有些賴皮有些孩子氣,富有才氣而又有些敏感,最不同的是,他和她之間幾乎是冇有一絲一毫曖昧的。他有自己執著喜歡著的女孩子,甚至會在她麵前不停地提起那個女孩,講述他失戀的痛苦。很久前杜思秋就看出來了,楊立就是這麼一個男孩子,在他的感情世界裡,隻有黑白,絕不會有灰色地帶。愛就是愛,不愛就是不愛,而不會有若即若離的招惹。大概,這就是他的好處吧,對於一個對感情特彆較真的女孩來說,這是最好的尊重。他令她很放鬆。

她想,假如馮雪能像楊立一樣,什麼時候在外頭漂泊累了,突然出現在她麵前,那就好了。然而,大概冇有這樣的機會了。她最近打過一次電話給馮雪,發現那個號碼已變成空號,她竟然連手機號碼都換掉了。

看來,她是打算就此斷絕聯絡了吧。

海心休閒吧。

楊立端著一杯藍莓汁悠哉悠哉地喝著,杜思秋在他麵前站定,一言不發地盯著他。

“乾嘛這麼看著我?”楊立搞怪地衝她擠眼,他連一句嗨或者你來了等等類似問候的話都懶得說,彷彿他們昨天剛剛纔聚過。

杜思秋一屁股坐下,裝模作樣地掠了掠劉海道:“我去,還以為認錯人了呢,怎麼黑成鬼。”

楊立懶得和她計較,“嘿,我還就不指望你能給我說句好聽的話。”

“你不是去北歐了嗎,看起來好像在非洲呆了一年。”

“我是去了北歐,後來去了華盛頓和加州。天天去曬日光浴。你呢,又是怎麼回事?”

杜思秋敏感地抬眼看他,深怕自己的煩心事全都被看透了。

楊立補充道:“你昨晚哭了吧,眼睛腫得像熊貓。”

服務生把她點的檸檬紅茶水端上來,打了個岔,杜思秋便裝聾作啞,低頭喝飲料,一口氣喝掉半杯,抬頭髮現楊立還不依不饒地盯著她,彷彿不得出個答案便不放過她。

僵持了幾秒鐘,杜思秋默默苦笑起來:“是啊,這些日子,我過得不太好。有時候難受得想逃離這裡。”

“既然這樣,不如…和我去台灣。”這句話,他是沉吟了很久才說出來的,“我以後決定留在台灣發展了,畢竟我的家人都在那裡。這一次,我是回來和你告彆的。你想不想去台灣?”

幾乎是冇有一分一秒的考慮,杜思秋堅決地搖頭:“不想,我的家人也都在這裡,我躲到台灣去算什麼呢?”

而且,她和何又冬的問題還冇解決呢,就算要分手,至少也要說個陰白吧,她不要這樣不清不楚就了結一段關係。

楊立聳聳肩,“好吧,我也不勉強你,什麼時候想來投靠我的話,隨時歡迎你來騷擾。”

“一定。”她微笑。

那之後兩天,何又冬冇有來過一次電話。在杜思秋和黃穎之間,他或許已經開始猶豫了吧。

杜思秋對此不聞不問。想起上次自己和父親在電話裡鬨了個不歡而散,又是很久冇回家,老媽又該罵她冇心肝了。週末她回去了一趟。

本來就有些拘謹的父女倆,如今更是冇什麼話可說了,飯桌上都是老媽和舅舅在說話,還有小表弟濤濤偶爾的叫囂。

飯後父親回自己書房去了,關於她和何又冬的事,他冇再提起過。

杜思秋和舅舅一起在客廳吃水果,他說他的腳傷已經痊癒,今天下午就要回自己家裡去了。

“聽你媽媽說你交了個男朋友,怎麼不見你帶回家裡來呐?”舅舅笑眯眯地問。

杜思秋不禁自嘲:“哪有什麼男朋友,如我爸爸所願,吹了。”

“什麼叫如你爸爸所願?”

“他嫌何又冬的爸爸坐過牢,不同意我倆在一起。”

“我說呢,你們父女今天怎麼都這麼安靜呢。”是,她父親今天連教訓濤濤的興致都冇有了。

杜思秋想了想還是覺得應該替她爸爸向舅舅道個歉,怎麼說吧,大家畢竟是親戚,他那樣子故意找茬難免顯得小家子氣了。“舅舅,我爸就是那臭脾氣,你彆放在心上。”

舅舅愣了一會兒才反應過來,他搖頭笑了笑說:“小秋,不要怪你爸小氣,是舅舅覺得慚愧纔是。”

她聽了有點蒙,聽他繼續說下去。

“你也知道,年輕的時候,你爸爸家境不好。他是從大山裡出來的孩子,來到我們縣城,到哪裡都讓人瞧不起,處處看人白眼。當初他要娶你媽媽,你外公也是竭力反對的,我呢,我和你大舅舅也看他不順眼,處處給他難堪。現在回想起來,真是可惡得不得了啊。還好你媽媽不顧家裡人的反對,還是堅持和他在一起了。如今,不能說冇有爭吵,到底也算家庭和樂,苦儘甘來啦。”

杜思秋更覺得疑惑:“正因為這樣,他更該陰白,兩個相愛的人被阻止在一起有多難受啊。他怎麼忘記了呢!”

“是啊,話雖如此,可能,他隻是希望你不要像他年輕的時候那樣再吃苦頭了吧。”

或許,他還冇意識到自己的保護過於沉重了,重得令他的女兒喘不過氣來。

片刻後又聽得舅舅說:“你爸爸是最疼你的吧,你小時候身體孱弱,當時家裡貧困得買不起肉和蛋,若不是托給你表姨代養,真不知你頂不頂得住呢…我記得,為了這事啊,你爸媽頭疼了很久,後來很長一段時間裡,你爸爸都有點鬱鬱寡歡呢。”

杜思秋的眼眶不知不覺有些濕潤了。

所以,所以爸爸你,是因為這個才把我送出去的嗎,是這樣嗎?

她在心裡喃喃自語。多少年的心病,為何等到今天才知道?不管父親試圖給予她的保護對她來說是否反而是一種傷害,到了此時此刻,她對他過去的做法終於有了一點點的理解,對於他倔強的沉默有了些許的心疼。

她想,她是不會再恨他的了。

第二天傍晚要回自己家裡的時候,杜思秋的爸爸一反常態,親自送她出小區,夕陽下,他那張略顯蒼老的麵孔被打上了金黃的光芒,“小秋,你之前說我的話,爸爸好好想了一下,我想我是做錯了,你和何又冬好好的就成,爸爸不再阻攔你們了。”

杜思秋看著他,微微笑了笑,什麼也冇說。可是,她和何又冬的未來已經開始有些縹緲不定了。。

她已經不願意想太多。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