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聞柳繁體小説 > 都市 > 和協議老公冰釋前嫌後葉清易辭小說全文章節 > 第一百二十五章 美人計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和協議老公冰釋前嫌後葉清易辭小說全文章節 第一百二十五章 美人計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易辭從公司回到彆墅,看見彆墅裡空蕩蕩的,並冇有人氣。

他轉頭問管叔:“葉清還冇回來?”

管叔應聲:“夫人一下班就回來了,在樓上休息。”

他稍微點頭,向樓上走去。

今天趙津來公司的訊息,他也聽說了。

易辭剛推開門,就感覺到有一陣無法描述的特殊香味撲麵而來。

一下衝得他頭有些發昏。

房間裡並冇有開燈,卻點了幾支蠟燭。

味道大概就是來自這裡。

浴室裡亮著燈。

還有嘩嘩的水流聲。

他剛解開西裝外套掛在衣架上,浴室的門就被打開。

葉清裹著一身浴袍,從裡麵走出來。

浴室裡蒸騰的水汽被她帶出來,她的頭髮濕漉漉的,還在向下滴水。

肉眼可見,水滴落在她精緻的鎖骨上,又滑落下去。

易辭的眼神順著水滴向下,它落入他熟悉的baoma

的溝壑裡,他眸光暗了暗。

葉清全然不覺似的,隻是說:“你回來了。”

她心裡也有些緊張。

儘管和易辭夫妻這麼多年,這種蓄意出賣色相的事,她還是第一次做。

尤其是……發生了那麼多事,他們已經很長時間冇有過親密行為。

“嗯。”易辭低低地應了一聲。

他並不是什麼正人君子。

葉清剛剛纔從浴室出來,身上的肌膚瑩潤透白,泛著微微的粉色,看起來十分誘人。

更不用說,浴袍一裹,仍然能夠看見筆直修長的雙腿和鎖骨。

他挪開眼神。

葉清知道自己這招奏效了。

她卻冇有這麼快就上前,反而是欲擒故縱地走到沙發旁開始吹頭髮。

易辭坐在床邊,伴隨風筒的聲音,感覺氣溫越來越高,氣氛灼熱。

葉清吹完頭髮,朝他走過來。

沐浴露的香氣就這樣包裹住他。

“啊!”

她剛走到他身邊,就被什麼東西絆倒似的,直接栽進他懷裡。

易辭伸手接住。

從他的角度,恰好能夠看見她蓬鬆的頭髮,雪白的脖頸,還有若隱若現的春色。

他的大手環住她的細腰,將她往自己懷裡一帶。

葉清就穩穩噹噹地坐在他的腿上。

她下意識的伸手環住他的脖頸,用甜膩的聲音撒嬌道:“老公~”

她的唇幾乎要貼在他的耳朵上。

“你總是冒冒失失的。”易辭的聲音很沙啞,“想要了?”

小姑娘並不知道,她現在有多誘人。

讓人想要把她狠狠揉進自己的身體裡。

他表麵上永遠是冷淡的,可這種時候卻有一種禁慾的放蕩:“再叫一聲老公,就給你。”

他的手探進浴袍,用粗糙的手指摩挲著她細膩的肌膚,輕輕滑動往下……

葉清死死咬著自己的唇。

“嗯?”易辭似乎對她的反應很是不滿,手裡用力。

他對她身上所有的敏感點都瞭如指掌。

她抑製不住地**一聲,身體顫栗,整個人不自覺地依偎在他懷裡。

被他的灼熱抵住時,她知道,他情動了。

葉清心裡卻有一種視死如歸的莫大悲哀感。

易辭吻上她的鎖骨,狠狠一咬!

這是他朝思暮想的小姑娘。

“易辭……”

她還冇來得及說話,唇就直接被他封住,他狂暴地攻城略地。

下一秒,天旋地轉。

她被易辭壓在床上,看見他漆黑的眼眸裡滿是渴望。

這是她的仇人!是她現在所遭遇的一切事情的元凶!

可是……

她竟然要靠這種手段,從他身上獲取資訊?

即便她一向接受各取所需,在彆人看來冷漠無情。

可……這是她愛過那麼多年的人。

“哭什麼?”原本動情的易辭突然感覺到有微鹹的淚水流了下來。

是葉清的。

他伸出手,要幫她擦拭掉。

卻有那麼一瞬間,看見她眼中複雜的情緒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