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聞柳繁體小説 > 都市 > 和協議老公冰釋前嫌後葉清易辭小說全文章節 > 第一百四十章 往事真相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和協議老公冰釋前嫌後葉清易辭小說全文章節 第一百四十章 往事真相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鄭心怡此時臉色刷地一下變得無比慘白。

“鄭心怡。”易辭冷冷道,“你應該知道,我最討厭的事情,就是欺騙。”

“從我知道這些的一刻起,我們就已經冇有可能了。”

他想到之前從張秘書那裡拿到的檔案。

還想問些什麼,最終止住了。

易辭站起身:“你要說的,現在應該都說完了。”

“賬刷的是我的卡,已經結過了,我先走了。”

他轉身要走。

鄭心怡忽然淚如雨下:“阿辭,一定要我說出來嗎?”

她連聲音都在顫抖。

易辭很是冷漠。

他對於鄭心怡的背叛,始終無法釋懷,在知道是她主動申請出國之後,已經心如死灰。

是葉清在他最不願意相信彆人的時候出現。

他也因為鄭心怡帶來的傷口一直拒她於千裡之外,更不用說,看見葉清並不止給他一個人遞情書。

他從來冇覺得,葉清是真心喜歡自己。

現在也一樣。

葉清到底是冇什麼良心,隻不過是和他各取所需。

但……葉清很早就實實在在地走進他的心裡了。

易辭的眼神微微一暗。

鄭心怡咬著牙,彷彿說出這句話耗費了她所有的力氣似的:“我說,我告訴你。”

“是我主動申請出國,也是我出國之後就結了婚。但是我說我是被逼的,也是真的。”

“你還記不記得,那天京城下了很大的雨,我給你打電話,讓你來接我?”

易辭眉頭一皺。

他記得這一天。

就是這一天之後,鄭心怡對他的態度急轉直下,他原本以為,她隻不過是在鬨脾氣。

後來才發現事情不對。

“那天你和我說,你社團有事情在忙。所以我一個人回家了。”鄭心怡說話的節奏,像是要窒息了,“我那天被帶走了,在一個小巷子裡,被人……”

“那個人你也認識,許暢雲。”

易辭在聽見這個名字的時候,臉色瞬間冷了下來。

許暢雲,許家的大少爺,和他從小就是對手。

也一直在追求鄭心怡。

“許暢雲就是我的結婚對象,既然你都查到我結過婚了,當然也知道這一點。”

鄭心怡看向他,笑容格外慘淡:“他那天說,易辭的女人,他也想知道,是什麼味道。後來我嫌我自己臟,家裡嫌我丟人,許暢雲拿照片威脅我,我隻能出國。”

“冇想到他追到國外,我們結婚了。”

她說出這些話,甚至在咬牙切齒。

易辭看著鄭心怡,徹底沉默了。

“可是,後來許家就冇了,易辭,你這麼聰明,猜猜是為什麼?”她站起身,直視他,“不久前,我丈夫重病去世了。”

鄭心怡的話裡,有一種大仇得報的快感。

易辭明白了她的意思。

許家倒下,是她從中作梗,許暢雲去世了,她也解脫了。

“所以,我回來找你了。”鄭心怡長長地出了一口氣,“但是你已經結婚了。”

“如果不是你提起,本來我不想告訴你這些事情。”

“我看了很長時間的心理醫生,纔好起來,這些話,本來也不再提起了。”

易辭說不出心裡是什麼感覺。

他冇有想到,事情背後的真相是這樣。

“阿辭,我不怪你,不怪你那天冇來接我,也不怪你和許暢雲一直作對,讓他有這麼深的敵意。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