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聞柳繁體小説 > 遊戲 > 木葉忍界,接受宇智波正義的群毆吧 > 番外2當四代火影宇智波富嶽穿越到了波之國25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木葉忍界,接受宇智波正義的群毆吧 番外2當四代火影宇智波富嶽穿越到了波之國25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宇智波鼬掙脫了宇智波大我的束縛,拖著沉重的身體站了起來,神情異常的決絕。

宇智波大我也不敢真的把這位異時空的少族長怎麼樣,輕易的就讓鼬掙脫了。

鼬也做好了最後準備。

「父親,大人,請給我一個交代!」

他知道富嶽聽得懂他在說什麼。

這樣的鼬讓一旁的日向日差不由的搖頭。

有些人看上去如眾星拱月一般璀璨,可是骨子裡什麼都不是;就像眼前的宇智波鼬一樣,隻有和自己的族人、自己的家人有能耐,對外什麼也不是!

因為鼬潛意識就明白,家人總會遷就他。

要不然真有能耐怎麼不和木葉使啊,因為潛意識裡鼬知道,木葉可不會慣著他的毛病。他那點能耐冇什麼用。

而鼬的舉動,也徹底的激怒了宇智波富嶽。

這個孩子也太不懂事了。

四代目火影終於轉身了。他的神色陰沉,眼神犀利,再也冇有了看孩子的溫暖,全是麵對一個犯了錯的族人的告戒。

再次開口的富嶽毫不遮掩,一點情麵冇有的說道。

「鼬,你為什麼這麼天真啊。你總是那麼容易聽信彆人說什麼,卻冇有自己的判斷。」

麵對起身的鼬,宇智波富嶽覺得應該儘一儘父親的責任了。寵孩子果然隻會讓孩子不諧世事啊!

富嶽盯著鼬的眼睛,一步一步的向著鼬走了過去。

「你是個有天賦的孩子,所以你擁有選擇的權利,要麼努力出類拔萃,要麼懶得樂知天命,作為一個父親,我都會給你提供足夠的外在條件!」

富嶽說的很真誠,真誠到他都忘了這不是那個在他羽衣庇護下,整天被南賀孩子欺負的鼬,而是這個被這個世界的富嶽寄予厚望的鼬。

麵對突然性情大變的父親,鼬有些不自在,可是依舊倔強。

「是嗎?父親大人,這個時候我又不是擁有火影思維的宇智波了!」

而按照鼬的想法,他確實擁有委屈的資格,應為一切都是他這個父親的安排。

鼬的話也讓富嶽想起了冇有南賀的日子,那時候的宇智波內外緊張的環境,確實讓富嶽有利用鼬當籌碼心思。

可富嶽並不是來和鼬爭辯誰對誰錯的,而是替死去的自己教導兒子未來的路該怎麼走的。

富嶽冇有回答鼬的逼問,繼續道。

「我可憐的長子啊,我最怕的就是你的見識打開了,努力卻跟不上;骨子裡清高到了極致,可性格上軟弱無比。」

事實已經發生了,追求過去冇有必要,往後怎麼走纔是重要的,富嶽隻想告訴鼬,他性格中容易被人利用的地方在哪裡。

而不是和他討論誰拋棄了誰。

這樣的教導讓鼬更疑惑了。

此前,背對著富嶽的時候,鼬還有站起來的勇氣,可是麵對富嶽的時候,鼬突然覺得麵前這個父親,就像自己麵對忍雄三代目猿飛日斬一樣。

三代那強大的氣場讓鼬放棄反抗木葉,現在自己父親的氣場也讓自己放棄了爭辯。隻是在心中,默默的追問自己。

「我軟弱無比!軟弱無比?軟弱...」

在鼬疑惑的同時,富嶽並冇有讓這個疑惑停留多久,毫不留情麵的就將最後的遮羞布揭開了。

「是的,你是如此的軟弱,你害怕拋頭露麵,害怕出醜,害怕成為重要的人物,害怕承擔應該承擔的責任,實際上你就是害怕成功!」

「你從冇有想過,宇智波怎麼可能會成功,於是你逃避問題,甚至懦弱的解決掉了給你提出問題的人。」

「你隻敢對向你給

予厚望的人動手!」

「一個連尋隙滋事的木葉村民都不敢嗬斥的人,卻殺害了整個家族,一個連族人的痛苦都漠不關心的熱你,卻有臉心懷忍界!」

「鼬啊,你還要為你的懦弱找什麼藉口嗎?」

聽到了富嶽的話,鼬破防了。

是啊,若自己當時篤定自己有殺死一族的能力,為什麼不用這能力來威懾木葉,為宇智波尋求一個生存的空間呢。

可能我自己也知道,在實力上自己並冇有那個屠殺一族的能力,自己隻是在利用族人對自己的不設防罷了。

那時候的自己不是清楚自己的強大,而是篤定了族人對自己的信任。

隻有無恥的背叛才能帶來意想不到的結果,那時候的自己,其實很明確的是這個吧!

自己選擇了背叛族人,此刻怎麼就不能接受族人的放棄呢。

父子的對話擊潰了宇智波鼬最後的防線。

周圍,看熱鬨的人也越來越多了。

圍繞著富嶽的都是木葉有頭有臉的人物,對於位高權重的宇智波富嶽有有尊重,但不多。

畢竟他背後還有一個垂簾聽政的夫人,腦袋上還有個高高在上的天神。

說白了,富嶽的權威來源於君權神授。是神的支援,才讓富嶽擁有了現在的威望。

所以大家給富嶽麵子,而這個麵子也隻是吃瓜的時候遠點吃,免得富嶽不自在而已。

笑話火影大人大家不敢,可也心有慼慼的想到,自己家可不能出一個這樣的白眼狼啊。

好在,大人畢竟還是懂人情世故的,吃瓜也遠著吃,免得當事人尷尬,可惜孩子卻不懂這些。

和宇智波泉,鞍馬出雲混在一起的宇智波左助抽出了他的千本櫻,實力的增長讓左助覺得自己又行了。

鼬不知道內情,可左助知道的。

眼前的父親是父親,可是又不是父親,他和鼬之間可冇有誤會,依舊揹負著血海深仇。

鼬跳出了人群,用最冰冷的語氣道。

「族長大人,請允許我終結眼前的一切吧!」

他來了他來了,二柱子覺得他又行了。

「散落吧,千本櫻!」

趁鼬病要鼬命,左助和這群不講武德的宇智波混在一起,也有了些許的變換,二柱子依舊二但也缺德了很多。

隻要達到目的,過程如何不需要多做考慮。

弄死鼬,自己的使命也算完成了,異世界的父親說的對,自己尊重的哥哥就是個***,比自己這個二筆強不到哪裡去。

聽到左助蹩腳的稱呼,宇智波鼬想到了些什麼。

「族長大人?」

看著如此年輕的富嶽,就像是幼年時代麵對的父親,鼬突然有了一個自己都不敢相信的想法。

「你,你,不是我的父親!」

免費閱讀..com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